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功夫电影何以成龙

2018-11-08 10:41:32
原标题:功夫电影 何以“成龙” 第四届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主体活动“龙”影40年成龙电影现象研讨会19日在山西大同举行,成龙及嘉宾文隽、饶曙光、尹鸿等到场,嘉宾们解读了成龙及其电影作品的艺术地位及成就。而在下午进行的圆桌论坛环节,40余位业内专家、学者则围绕“成龙电影的中华文化品牌与国际影响力的形成与发展”“功夫电影对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引领作用”及“功夫电影对中国电影的艺术繁荣与行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三个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如此多的专家学者汇聚一堂,成龙自谦很紧张也有些害羞:“其实我很简单,人家帮我,我就帮人家,电影成就了我,我也要成就电影。”成龙直言自己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在做事,“我只是做了一个电影人或者一个人应该去做的事情。小时候家里穷,每个月都有红十字会或者某些机构来帮助我。” 成龙回忆说小时候做武行出道,那时一天只挣5元钱,每天要摔下来无数次,“导演问我有没有事,我永远都说没事,因为只要说有事,明天就不用开工了。”正因为深知武行之惨,所以成龙发起动作电影周,“对我个人而言没有好处,但是我去世界各地参加颁奖典礼,只有两三个奖对我们动作演员有奖励,动作演员真的很累,比文艺片演员还难演,为什么没有人去关注他们?现在大明星来现场摆个架子就完了,拍个特写就走了,那些飞过来甩过去的镜头都不是自己演,他们有各种替身,什么手替脚替肩膀替,都是动作演员在幕后做的,我做这个动作电影周,就是想把幕后电影人推给大家。我花了20年的时间才成立了动作电影周,把幕后工作人员介绍给大家,让大家知道有他们的付出才有好看的电影,出钱出力求人,我这个奖真的是为所有电影人去做的,我自己的电影是不参加的。” 成龙表示在香港回归之前,自己是不中不西的一个人,漂泊的香港人在精神上缺乏归属感。那个时候他拍了《醉拳》《警察故事》等等,这些电影都有追寻家与国的向往,“以前不出名时去外国,别人都问"中国人?日本人?"所以我就开始穿唐装,以后到世界各地我就穿唐装,他们一看就是中国人,就不用再问了。以前在外国很受罪,这么多年打出的江山太不容易了,我永远和成家班讲我们要很努力,让人家尊重我们。”,成龙动情地说:“在专家口中说成龙很伟大,其实我只是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做电影人应该做的事情。成龙很小,国家很大。” 观点 功夫片未来 “成龙”还是“成虫”? “龙”影40年的概念源于1978年成龙凭借《蛇形刁手》《醉拳》两部电影家喻户晓,到今年已经整整40年。在这40年间,成龙除了给观众带来数不清的作品外,成龙的中华文化品牌以及国际影响力也在不断地形成与发展。 清华大学尹鸿教授指出了中国功夫动作电影面临的四大挑战:如何跟现代人的价值观和情感交流相匹配,如果是过去国恨家仇这样的故事还能不能和今天的观众达成情感配置;整个功夫动作的叙事套路,观众已经熟悉,寻求类型叙事的新突破;数字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武侠动作和场景如何做到电影化;现在的明星偶像机制和传统武行演员之间该如何结合。 而对于功夫片如何继续辉煌,《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高小立认为,我们当下的功夫片实际上在走向衰弱,这里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功夫片接地气不够了,如何保持成龙电影中的现实主义关照、现实主义关怀,更多地和百姓的审美相契合,这是我们未来功夫片的出路。 二是高科技的出现,在推动电影工业发展的同时,也会带来功夫电影同质化的问题,距离成龙电影中的个性化功夫渐行渐远。 三是要想中国的功夫电影走向世界,还是要立足中国文化。功夫电影是具有强大的基因优势的,同时与中国东方道家、儒家、佛教思想水乳交融,其体现东方哲学中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对世界观众都有天然的独特吸引力。这也是未来功夫电影发展的方向。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扬 作者:肖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