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嘴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云商凰朝 第四十一章 祛毒受伤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4:21 编辑:笔名

云商凰朝 第四十一章 祛毒受伤

齐远看着躺在病榻上的落雪,三千青丝像瀑布垂落向地面,细细的薄唇上有淡淡的紫。她阖上的双眼睫毛外翻,睫毛上有点点泪珠,似刚哭过一般。

“我是要先运功祛毒,还是你先配制食药,我还想知道你能看得出这是什么毒?”齐远问着王允,王允不敢隐瞒,他早就看出这种毒是消失很久的“紫色夕阳”。

“紫色夕阳,一种消失很久的毒,配方极为复杂。就连我王允,也未必能配制出这种毒药来,这是禁药。”

“禁药,这皇宫之中藏宝的人不少,的人也还有?”

脸色越来越可怕,那紫色夕阳他也有耳闻,早在父皇在位时就明令禁止宫中存放一切毒药。落雪所住之处琼园,曾经的主人华妃死的蹊跷,作为一代君王的齐远不可能不去了解一些前朝旧事。

“大王可以运功为其祛毒疗伤,但是切记,祛毒期间不可分心。否则,你也可能被此毒反噬,这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毒。”王允再次提醒着齐王,他亦不想眼前的女人死于此毒,毕竟自己曾对病榻上的女子深深的迷恋过。

“来人,传我旨意全面搜查御膳房,包括太医院!同时,将琼园的下人全部羁押扣留,等候审问。”齐远怒了,这是他第一次在宫中如此大动肝火,落雪睡在病榻上也能隐隐听到齐远的声音。

他连太医院也信不过,这太医院院史是一名在宫中行医三十年的老医官,他是王允的师傅。听到齐王说全面搜查太医院,各个药房,他也出来极力配合。

宫中一片忙碌,禁军在宫中全面出动,这一次的全面搜查也惊动了在永寿宫的太后。当她得知这一次全面搜查竟是因为落雪中毒一事,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这座宫廷越来越有趣了在她的眼里。

王允拿了一些药丸给落雪服下,这也是能够控制落雪的毒走向五脏六腑,一旦此毒进入肺腑肝脏那真的是神仙也难救。

“大王可以带她去祛毒,从后背运功,将她掌心朝下。祛毒时,需除下她的衣衫,言尽于此。”王允不敢再说,说到这里大家都懂。

太医院被禁军来回搜查了十几遍,那御膳房的管事也被扣留,直到太医院的嫌弃消除之后他才带着落雪回到了寝宫。

“六弟给我把关,任何人不得打扰。”

“遵命!”

宫廷的大门被关上,六王爷齐远搬了张躺椅躺在了齐远的寝宫门口,他拿着折扇在掌心敲打目光变得深邃迷离。六王爷潇洒一生,心中无牵无挂,更无儿女情长之事。

寝宫内,齐远想法让落雪坐在龙床之上,他的手伸向了落雪了胸口。这一次他的手在颤抖,他从未在解人衣衫时有过一丝紧张和窘迫之色,当他的手刚砰到落雪腰间的玉带时却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身上的玉扣是怎样解开的他忘了,当她扯掉她身上的肚兜时,那雪白优美的胴体呈现在他的眼底。光滑透亮,白的没有半分瑕疵,饱满而结实。

那一刹那,他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将这幅优美的胴体揽入怀里。不过他还是大手一挥熄掉墙上的烛火,坐在了落雪的身后,双掌放在她温润滑溜的后背之上。

就这小小的一声差点让齐远迷失了心智。

若抵挡不了诱惑,他们可能双双中毒,玉石俱焚。

落雪的身子太虚弱急需注入真元,齐远内功极高,从小就拜名师加上天赋极高自己也悟出了一套功法来。很多人的真元是纯白色,可是齐远的却与别人不同,他所输送到落雪体内的是金黄色的真元。

温暖的如流淌着的小溪般的真元冲入落雪的奇经八脉,将体内紫色的毒一点点的逼出体外,齐远知道祛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急不来的。齐远的掌心上也传来落雪温润的体温,有汗珠黏在手掌心上,汗珠混着她幽幽体香。

几次齐远都能感觉到内力倒流,几次他都稳住了心神不让自己被夕阳之毒反噬,这一次祛毒就像经历一次死亡之旅。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落雪的意识清醒多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和放在背上的手掌。

“这是……”落雪觉得疲倦,没有敢睁开眼。

“屏住心神,不要说话,不要被外界干扰。”齐远提醒着,其实他更害怕的是自己分神,到时候对大家都太危险了。

六王爷坐在宫门外,王允的话一直在他的耳畔回荡着,如果这时候有人来打扰的话那么就是危险的事情。虽然院墙外有侍卫守着,这寝宫周围还有十大高手,可宫廷变幻莫测他岂敢掉以轻心。

“你们都给我看好了,谁也不准靠近这寝宫半步,不管什么人什么事须一个时辰之后才能面见圣颜。”六王爷对潜伏在寝宫的高手,还有守在宫门的禁军说着,但凡有人想要跨过这道大门者须胜过自己才能进的去。

宫中大搜查,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宫中数千人难免会混有一些杂鱼。半个时辰后,竟然有人闯到了帝王的寝宫,身后还跟着一队禁卫军。

看着这阵势六王爷剑眉一挑,撑开折扇身子一掠飞向了远处挡住了来人和禁卫军,折扇一挥冷冷道:“这些是什么人,谁也不准再跨出半步,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被禁军押着的几人噗通跪了下去道:“王爷,我们冤枉啊!”

六王爷齐云皱着眉,板着一张脸,这张脸黑下来倒是和他那大哥有的一比。他有些失去耐性的道:“给我都带走了,再不走有什么冤屈就到阴曹地府去伸冤。”

那几人低着头,互相递了个眉眼,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在里面祛毒疗伤的齐远被这声音打扰,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抽动,剑眉倒竖起来。

六王爷齐云横着扇子,这一幕根本没能躲过他的双眼,扇子的边缘全是利刃。只要这些人有下一步动作,他便用扇子割破他们的喉咙,扇子上微微有红色的气流涌动。

“押下去!”这是他最后的警告。

禁军听令立刻要将这几人拖走,突地,几人突然抬头藏在袖子里的凶器已经露了出来。

六王爷速度奇快的用扇子割破了一人的咽喉,可那跪着的人有一个人也将一名禁卫军的喉咙割破,看那手法是个高手。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带来的,看情形是知道了祛毒一事,看来那太医院也藏着厉害的人。

寝宫周围的亲卫嗖嗖的以闪电之速窜了出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爆炸声中有人被炸飞。

“火炮!”这些人果然不简单。

寝宫内,被这巨响惊扰的齐远心头一颤,他感到真元在逆流。强行稳住心神,再次将真元输入落雪体内,不过还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华东医院闵行门诊部
河南省胸科医院
四川牛皮癣医院排名
浙江治疗盆腔炎方法
山西治疗牛皮癣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