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嘴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台湾游说法上路游说关说怎区分要官员自己判

发布时间:2019-05-14 20:13:45 编辑:笔名

台湾游说法上路 游说关说怎区分要官员自己判断

台海8月4日讯 《游说法》周五即将上路,一些实务上的争议也慢慢浮现。对游说、关说、陈情、请愿、陈述意见等的差别,台“行政院”官员和“立委”都搞不太清楚;“行政院”院本部已指定政风室为未来处理游说事项的窗口,但如何区分陈情与游说,“行政院”要求官员自己去判断,让法案先上路后,看实际运作的情况逐步调整。

据台媒报道,台“立法院法制局”、“立委”办公室近日也将分头举行说明会,国民党并已备妥资料,由于多数“立委”在国外考察,拟于开议前举行座谈会,帮“立委”“恶补”。

法界人士指出,《游说法》定义的“游说”,与《公职人员利益回避法》定义的“关说”十分相近,游说只是变相的关说合法化。

另《游说法施行细则》规范,公听会、演讲等公开方式,不受《游说法》的规范,等于是只规范非公开的台面下游说活动,虽立意良善,但将徒增执法上的困扰。

一名“立委”助理说,游说团体来立院,谈的内容当然涉及机关业务具体事项的决定或执行,也就是说,游说与关说之间的界线非常模糊,除担心会不慎触法外,未来光是补登记游说资料,恐怕也形成新兴的助理业务。

这位助理也举“陈情”与“请愿”为例,“立法院”常常有选民来“陈情”,但事实上,依照《行政程序法》与《请愿法》规范,绝大多数选民来“立院”都是“请愿”,而非“陈情”。

董氏基金会公共事务组主任林清丽也担心,《游说法》繁琐的登记程序,可能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

林清丽说,事先登记、事后申报财务的规定,会增加公益团体的开销,但对于财力雄厚的烟商而言,可以委托给公关公司,影响十分有限。

面对外界提出的诸多问题,国民党团副书记长吴育升表示,这是新法上路必然要面对的过程,母法有规范模糊之处,盼透过行政命令来补足。他也订下三年的观察期,再做适度的调整条文内容。

升降机生产厂家
混凝土烟囱新建
西安除甲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