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寻子站获10万志愿者相应每两天找到一被拐

2018-11-06 10:11:14

寻子站获10万志愿者相应每两天找到一被拐孩子

图①:抱着失而复得的婷婷,妈妈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图②:杨桂霜6岁被拐,志愿者帮其结束了20多年的分离。

图③:河北石家庄,志愿者在安慰悲恸欲绝的寻子家长。

图④:志愿者携手努力成就陈涛团圆梦。

一位母亲创办寻子站,获10万名志愿者响应,帮916个孩子回了家

他们每两天找到一个被拐孩子(民生调查·我要回家·关注打拐(下))

本报 孟海鹰 祝大伟

一家站,10万志愿者,7年来帮助916个孩子回了家。

这就是“宝贝回家”寻子这些年的成绩单,堪称雪中送炭,解人危难。

“目前还有‘家寻宝贝’16125人,‘宝贝寻家’11226人,期待大家的帮助。”10月28日晚,打开“宝贝回家”寻子,能看到这样一组数字。

切肤之痛

让她将站从无做大

张宝艳,吉林通化人,“宝贝回家”寻子创办者,“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1992年,4岁的儿子随姥姥逛商场时,不见了。

接到消息,张宝艳如五雷轰顶,奔下楼梯时,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台阶上,还差点寻了短见。

几个小时后,孩子找到了。如获重生的张宝艳从此开始关注失踪儿童的信息。“孩子是家里的小太阳,有孩子才有阳光和欢乐。”她经常为张贴寻子启事的家长提供安慰与帮助。

2007年,张宝艳与丈夫创建“宝贝回家”寻子。为专心做好站,张宝艳辞去银行的工作,拿出积蓄,在家里腾出了一间屋子办公。

此外,夫妇俩还付出了几乎全部休息时间,早上六七点钟就得开始维护站,搜集信息,与志愿者衔接。

站建设和志愿寻亲的难度,远超预料。仅费一项,就让他们有些“吃不消”:每天接打五六个小时,话费少则每月500元,多则两天600元。

“你为啥免费帮我们找孩子?”站刚建成时,家长们大多不相信。“通过我们的坚持,家长们看到了我们的努力与成绩。”张宝艳说。

大家给予的信任多了,社会给予的支持也多了。2010年,志愿者协会与民政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合作发起“宝贝回家慈善基金”。政府部门帮助张宝艳解决了办公场所,站人员工资、租赁服务器、费、宣传费、差旅费等主要开支,也有爱心企业与爱心人士提供赞助。

高效机制

创下一分钟寻子奇迹

目前,“宝贝回家”寻子有专职工作人员6名,兼职工作人员一名。站注册志愿者已达10万多名,遍布全国各地。

站主打“宝贝寻家”和“家寻宝贝”两个栏目。其中,“宝贝寻家”的资料,主要来自警方解救的孩童、公众举报的来历不明孩童、福利院救助站收留的孩童、长大后自行登记的被拐者等。

站既帮助家长寻找失踪孩童,又帮助走失、被拐、被遗弃孩童寻找亲人,也帮助流浪、乞讨孩童回归正常生活。如今,“宝贝回家”寻子注册的寻亲资料,已达2万多份。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则是在2008年正式成立的。协会以群为交流平台,管理遍布各地、规模庞大的志愿者团队。除按地区分成各省份志愿者联络群外,还按寻人需要,分成寻子家长群、寻家孩子群、公安部宝贝回家工作群、公安干警联络群等100多个工作群。志愿者团队的科学分工与管理,使各项寻亲及救助工作都能有序高效地运行,寻人效率也得到提高。

“志愿者主要是根据孩子的出生时间、失踪时间、身体特征、家乡方言、记忆中的亲人姓名等信息,进行摸排比对。”张宝艳说。

谈起次成功寻人的经历,张宝艳记忆犹新。站刚建好两个月,一批内蒙古警察学院的学生就成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学生们说‘扫街’是他们的专长,所以就特别积极地在呼和浩特行动起来,对乞讨儿童进行关注。”张宝艳说,“没过几天,就解救了一个孩子。”

那一刻,张宝艳觉得,“络+志愿者”的寻亲方式,挺有用。

多年下来,“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快寻亲纪录”,由早期的3小时缩短到1小时,直至以分钟计。友小梅是众多志愿者中的佼佼者,完成过40余个寻找任务。2011年9月18日,小梅所在的群接到这样一条信息:寻找1998年在广东省从化市失踪的杨婷婷。小梅立刻想起2009年登记过的一份“宝贝寻家”资料,马上联系了寻亲家长。事实证明,资料的主人正是家长要找的孩子。

这次寻亲,从收到信息至反馈信息,前后花了不到1分钟。

一旦出现寻人请求,志愿者协会就会安排专门志愿者跟进。如果寻亲成功,负责跟进的志愿者还要把如何比对与突破难点、寻亲经历如何等内容,详细整理成“成功案例”,发布到“宝贝回家”寻子上,供所有志愿者参考学习。

忠贞守望

避免失子家长二度受伤

志愿寻子工作,既是一种帮助,更是一种守护。对于那些精神世界遭到重创的失子家长,张宝艳不忍见到他们再次受伤。

创建站前,张宝艳就观察到,很多家长的寻子渠道非常单一:有的光贴寻人启事就花了60多万元;有的得知那里有孩子的消息就跑那里,全国都快跑遍了,花了300多万元……为了不让失子家长的处境雪上加霜,张宝艳创办了寻子,为家长们打开了一扇窗。

然而,站创办之初,却常有骗子根据公开的信息直接联系家长:有的留言说知道孩子消息,把电脑合成的照片发给家长;有的打给家长,话筒传来虚假的哭叫声……

“现在,家长登记以后,志愿者都会提醒家长防范骗子。同时,站在发布寻人信息的时候,都会隐去家长的联系方式,留下站的,替家长把关。”负责站工作的志愿者邢美娜说。

此外,协会还做一些反拐常识宣传、寻子信息传播等工作。“现在很多人都不了解络寻亲,不了解国家给家长和被拐孩子免费采集DNA的政策。”张宝艳说,“应该多做这方面的公益广告,让更多的人了解。”

尽管付出了诸多努力,但摆在面前的工作仍然显得任重道远。“面对困难,并没有志愿者因找不到孩子而退出协会。”张宝艳说,“每个志愿者都用爱心和耐心坚守着职责。”

“宝贝回家”寻子创建7年半,已帮助916个孩子找到了至亲。“刚开始觉得,建个站,就算只能找到一个孩子,也值了。后来觉得,一年找到一个、一个月找到一个,就行。没想到,现在两天就能找到一个孩子。每年找到200多个孩子的成绩,已经持续了3年。”张宝艳说。

图片来源:“宝贝回家”

版式设计:张芳曼

大艺电动工具
手机捕鱼代理怎么样
太原化妆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