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嘴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宙界 传说掺假

发布时间:2020-01-10 12:11:32 编辑:笔名

宙界 传说掺假

87_87005一道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乍一看,宋柘竟然将她看成了羽姬。

“魉师,听卿盍説您找我?”

镁师踩着xiǎo步子扭着柳腰走了进来,宋柘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一直看。

“女的?”

封铭也是xiǎoxiǎo的吃了一惊,他以为这些“师”都是男人,没有想到还有女性,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那个被称作镁师的女人扭过头看了一眼封铭,媚眼如丝,差一diǎn儿就让封铭掉进了她的眼睛里去了。

封铭咽了一口唾沫,闭上眼睛,狠狠地摇了摇头,然后再睁开,才清醒了。

“喂,铭子,刚才这个美女姐姐可是看了你一眼啊,感觉怎么样?”

宋柘刚好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调侃道。

“去你的,一天没个正经儿,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还有这心情,你的心可真是宽!!”

“过奖过奖,一般般,一般般吧!”

封铭白了宋柘一眼,然后问道:“河灵子爷爷,部落外面的不是暗物质领域的人就是引能量领域的人,我们要出去吗?”

“暂时不要出去,他们现在应该还不确定我们就在这里,先静观其变,看看他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他们就交给钠师处理就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消息就行了,镁师,你先做吧,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交代一下。”

女子螓首轻diǎn,坐在了魉师的旁边。“魉师,听説部落里来了客人想必就是这几位吧!”镁师看向对面的几个人又看了看旁边。

魉师diǎn了diǎn头,“他们是我们的客人,还记得前几天我从星宫塔中给你们带出去的消息吗”

“记得,您説一场灾难马上就要降临到我们部落,所以这几天我们周围的巡逻也加强了许多。”

“这场灾难马上就要到了。”魉师看了一眼镁师,手在把手上一拍“看我这记性,忘了跟你介绍他们了,这位是灵师,其他的人”

魉师还想着介绍,可是就在要介绍流邕的时候卡壳了,他才想起来,他除了灵师,谁都还不认识。

“灵师?”

镁师嘟囔道。

河灵子笑道:“姜魉,算了,还是我来介绍吧!”

“你怎么可以直呼魉师名讳?”

镁师娇脸上带有一丝怒气。

“镁师,不得无礼,他也是我们部落的七师中的成员。”

“什么?怎么可能?”虽然她成师比较晚,但是七师她还是都认识的,只有一师她没有见过,只听説过他是首师,通俗的来讲就是他是七师之首,可她一直以为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谁知道,灵师竟然就在她面前。

“这个是封铭,他左手边的是宋柘,他对面的是蓝鳞,姜魉的左手边那位是古遗迹领域的大人流邕,我是河灵子。”

“古遗迹领域?”魉师看向他旁边的流邕,脸色稍微有些难看,因为刚才他説过绝对不让三大领域的人得到星棺,谁知道,就有一个领域的大人在他的旁边,这可让他有些难堪了。

河灵子似乎是看出了魉师的尴尬,解围道“流大人跟我有过一段交情,这一次他是来帮助我找到封铭和星棺的,他也没有其他两大领域那么大的野心。”

流邕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不説些什么,可能真的会不好意思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魉师,你可以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打星棺的主意的。”

“你是灵师的朋友,我当然信任你。”

镁师还在那里愣愣的看着河灵子,还是魉师将她带回了现实“镁师,还不见过灵师?”

镁师被这一句话给唤回来了,看向河灵子也是尊敬了许多,低着头,“镁师刚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灵师大人不记xiǎo人过,原谅我这一回。”

“镁师,不用这样跟我这个老头子讲话,我没有介意,不知者不罪。”

河灵子很好説话,他并没有因为刚才镁师的不礼貌而生气。

“灵师还是叫我影凰好了。”

河灵子diǎn了diǎn头,“姜魉,你要跟她説什么就快diǎn儿説吧。”

“镁师,我打算帮助灵师他们,其实实际上却也是在帮我们自己,也是为了保护众神之庙。”

“怎么説?”

镁师不解,心想帮他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是説帮自己也不为怪,毕竟灵师是他们部落的,他们帮忙也是应该的,不过,要説到守护众神之庙就有些説不过去了吧,她怎么想也觉得这和众神之庙没有任何关系啊!

“看看我手里的是什么?”

魉师将拿着星棺的那只手伸到镁师的眼前,封铭清楚地看到了镁师的瞳孔开始逐渐的变大。

“这是这竟然是星棺?失踪了几万年的星棺出现了?”

镁师震惊的看着魉师手中的那个xiǎo盒子,她从来没有想到还会有看到星棺的一天,星棺自从几万年前从众神之庙消失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而他们之所以从来不在任何地方多有停留就是因为他们需要保护的东西太多,不能让任何人有窥探的机会。

“恩,当那个xiǎo兄弟拿出星棺的时候我也很激动。”几万年了,他终于又见到了星棺。

“等等,我能不能打断一下?”

封铭不好意思的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封铭,你説吧!”

“爷爷,魉师,镁师,你们到底有多大了?”

“…………”

河灵子三个人相视一眼之后,河灵子微微一笑“我和魉师至少有五万宇龄了,而镁师应该比我们xiǎo,也有两万宇龄了。”

“xiǎo帅哥,通俗的解释就是我活了两万年了,灵师和魉师他们两个活了五万年了,这下子,你懂了吗?”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宇龄是个什么概念啊?”宋柘好奇的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脸,虽然魉师和河灵子都是给人一种老头儿的感觉,年龄大diǎn没关系,可是他怎么也看不出他有那么大的年龄啊!还有这个美女镁师,她的脸上可是一diǎn岁月的痕迹也找不到,想不到她竟然也有两万宇龄,这真的是颠倒了宋柘的人生观,简直是比长命百岁还要长命百岁。

“别看了,再看你也看不出来的。”

镁师见宋柘一个劲儿的搁那儿看,看的她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宋柘只好收回眼神,深呼出了一口气,“这个世界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各种观念。”

“那星棺是不是已经存在很久了。”封铭又继续问道。

魉师diǎn了diǎn头。

“那河灵子爷爷在陨石村发现星棺的时候也就是星棺从众神之庙消失的时候?”

“不是。”魉师摇摇头,“星棺是在河灵子走之后消失的,一直消失了几万年,而后应该是被陨石同能极磁场吸引导致星棺与当年的陨石一起降落在那个所谓的陨石村吧!”

“可是为什么当时爷爷説那是不详的东西?还让捡到星棺的村民将其扔掉?”

封铭前后想了很久,但思绪就是捋顺不开,他怎么想都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儿,既然河灵子爷爷是元素种族的族长长子

,那他想必也知道星棺的存在,而为什么在陨石村的时候会説出那样的话呢?这他完全不知道要去怎么解释。

河灵子看到所有的眼睛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封铭,你听到的这个传言是听谁説的?”

“流沙。”

“流沙?”流邕有些意外的听到了流沙的名字。

“对啊,是流沙跟我们説的,还有她在路边救了一个老人,然后是那个老人告诉给她的。”

宋柘也是补充道。

“流沙真的説过这样的话?”流邕还是有些怀疑封铭和宋柘两个人的话。

两人同时diǎn了diǎn头。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知道这个传説,而且,她xiǎo时候也并没有救过人,她是一直在域内长大的,即使是要出域我也会派人跟着她,所以她xiǎo时候经历的事情我都清楚地很。”流邕説的很清楚。

““流大人,你説的是真的?”向来不爱插嘴的蓝鳞突然问道。流邕回应的diǎn了diǎn头。蓝鳞看了一眼封铭,就又将眼神收了回来,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流沙这件事我们暂且搁置,传説也就是比谣言略微带有一些真实性,但是与事实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流沙的那个传説里,真真假假参半。”河灵子捋着胡子,不快不慢的説道,

“让她将星棺埋掉,其实是为了掩人耳目,星棺的能量过于庞大,不管是三大领域还是普通村民都有极大的诱惑力,当时的我也只能那么説,让村民们知道那不是什么好的东西,在女人准备将星棺埋到某个地方时,我曾跟过去,想要在她将星棺埋掉的地方重新将星棺挖出来。

可是,星棺却在女人埋好后,破土而出,钻进了女人的肚子中。

不久,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而那星棺在那在那个孩子xiǎo的时候曾经从他的身体中跑了出来,惊讶之余,我试图将星棺与孩子分离,但是不行。我做的这些xiǎo动作无法终究是无法瞒住暗物质领域的人,他们在村子里一次又一次的搜查,给陨石村带来了灾难。”

“那个xiǎo孩儿是什么人?”。

广西民族医院预约挂号
盱眙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怀化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干细胞中心地址在哪?
雅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友情链接